威兹曼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黄金打造的超级跑车,成了埋葬罪恶的坟墓丨 [复制链接]

1#
早期白癜风是否能治愈 http://pf.39.net/bdfyy/bdfyw/150311/4588768.html

*刊发的都是基于真实改编的故事

是GPS拆解师朱星在苍衣社开设的故事专栏,记录了他在杭州一家修车铺拆解和清除各种隐藏GPS定位器的故事。在经历了各种或奇诡、或有趣、或暗黑的事件后,他发现小小的GPS就像一个人性放大器,折射出一个个或大或小的人间悲喜剧,而这世上唯一定位不了的,是人心。

大家好,我是脸叔。

看了昨天推送的朋友们一定知道,今天是《定点清除》系列大结局的日子,所有的谜团都将被揭晓。尽管很不舍,但还是要感谢朱星对我们近一年的陪伴。

上一篇故事里,朱星按照陈芸的安排混进修车厂,给四面佛埋下圈套,本以为能抓住幕后黑手,没想到却迎来了死亡陷阱。

这是定点清除的第20篇追踪笔记

时间:年

地点:杭州

人物:朱星,陈展,阿鬼

全文字,阅读约需11分钟

十多个小时的马不停蹄,我终于抵达广州,在火车站和骡子接上了头。

骡子是东北人,在陈田村做汽车配件,很有能量。陈展玩地下赛车的时候,找他买过不少赛车稀缺的玩意,两人因此结下了交情,我也因为西湖店丢车的事情,和他打过交道(点击蓝字前情回顾:全世界的事故车都涌向这里,进去才待半天,医院丨定点清除)。

虽然他是个生意人,有不少小心思,但总体还是可靠的。到了陈田村,我才稍微感觉安心,这里龙蛇混杂,四面佛也未必吃得开。骡子在附近的川菜馆点了几个菜,为我接风。酒足饭饱后,他骑车带我在村里绕了几圈,然后在一家隐蔽的酒馆,我见到了失踪已久的陈展。几天不见,陈展彷佛变了个人,头发凌乱,眼睛有些发红,身前的桌上堆着一把烟头和几个东倒西歪的空酒瓶,十分憔悴。没见面之前,我对他是有很多怨气的,可现在看到他这副样子,却无论如何也发作不起来。他笑着和我打招呼,“你来啦!”“怎么跑这里来了?”“不想连累你们呗……”陈展苦笑着举起了酒杯。从被人陷害后,店里就开始隔三差五地出现状况,孙胖子那也一直不消停,这些意外都让陈展意识到,四面佛很可能卷土重来了。他久居高位,加上睚眦必报的性格,一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陈展知道,如果不把他解决掉,所有人都永无宁日。于是,陈展通过曾经的关系打探四面佛的情况,他建了个新的QQ号,加了几位曾经地下赛车圈的好友,称自己是北京的一位车手,很快,陈展收到群内的消息,有个叫四面佛的大人物在筹划一次规模很大,赌金超高的比赛,届时会有很多金主观摩,四面佛将亲自给获胜者颁奖。陈展知道机会来了,这家伙轻易不见人,想要抓住他,没有那么容易。问题是此事难度不小,一来得有人帮他报名参赛,相当于保人;二来因为比赛要求高,所要的车辆也必须是像样的跑车,得是几十万乃至上百万的真正跑车;再者还必须拿到名次才有可能见到四面佛。陈展一没钱,二没保人,身材也发福不少,这些年更是没碰过赛车,无论哪个要求满足起来都费劲。从家里离开后,他独自来到广东,准备在陈田村找骡子攒一辆车参赛。陈展一直没关机,是为了让我们放心,也能以短信的形式知晓店里和家里的情况。我听了有些担忧,陈展的计划实在有些想当然。且不说他能否拿到名次,即使四面佛现了身,身边一定也有不少保镖,恐怕谁抓谁都不知道。“你不觉得这样做太冒失了?”我问。陈展自顾自地喝完一杯酒,将酒杯紧紧攥在手里说:“没有其他办法了,四面佛平日很少露面,想要反抗,必须得先见了面才能过招。”他眼神有些迷离,忽然又问我:“听钱律师说,你没签那协议?”我知道他说的是那堆法人变更协议。“签个屁!你拍拍屁股跑了,想甩个包袱给我?没门!”我没好气地说,“之前那笔10万的款是你转给骡子的吧。”陈展走前将一笔公司款转到了广东的一个私人账户,应该就是用来搞车的资金。“嗯,不敢动家里的,怕燕子追究这事,再说老娘也还要看病,留点钱宽绰些。”陈展端起杯子和我碰了碰。借着酒劲,我也将自己之前的一系列遭遇,包括帮陈芸在跑车里安装GPS的事情统统告诉了陈展,反让他听后一个劲自责。“对了,你车呢?”我换个话题问。“明天带你去看吧。”陈展和我碰杯后一饮而尽,放下杯子,“我觉得,你说的那个叫陈芸的娘们肯定有问题,四面佛的比赛时间是提前放出来了,但不是她说的时间,而是两周后。”“你就别管了,喝多了就赶紧回去休息。”我草草买了单,扶着醉醺醺的陈展回到他租住的快捷酒店内。好在他定的是个标间,两张床,我算有了栖身之处。第二天,我在一家遍布油污的修车厂见到陈展准备的车,是一部黄色的福特野马GT跑车,骡子提供的配件,花了不到五万。“这车开起来还不错,参赛是有些寒酸。”陈展摸着野马的轮胎,有些感慨地说。站在旁边的骡子生怕这笔生意黄了,赶忙解释:“这车可是我费好大劲才弄到手的,可多人抢着要了。要是想再换啥就告诉我,整个陈田村没有我骡子弄不来的。”“第一步算你过关,可你上哪找保人呢?”我抛出了关键问题。车的问题勉强算是解决了,可眼下如何取得参赛资格成了大难题。要想加入,必须要有金主替他报名,才能知道真正比赛的地点。这种金主不仅要有钱,还必须是四面佛圈子里熟悉的可靠人物。这种拿人当马的赛事对这些二世祖来说,是最刺激的娱乐活动。钱不是问题,只要够刺激就行。陈展钻进车里,左右转动着方向盘说:“骡子有个客户,是个姓王的公子哥,他也报名了四面佛的比赛,入局了不少钱。结果车手训练时出了意外,躺在病床上没法参赛,我准备搭他这条线。”“你需要我做什么?”我忍不住问。“我需要个副手。”陈展招呼我坐进去。一般来说,专业赛车得是双人。车上除了赛手,还要名领航员,负责用最简洁、有效的言语,将比赛赛段或路程的导航信息传达给赛手,避免赛手因此分心影响比赛。四面佛这次的比赛规模大,赛事专业程度很高,不亚于任何一场专业赛。而且因为幕后老板喜欢刺激,赛事的危险性也远高于普通比赛。陈展需要一个既信任又细心的领航员。第二天,骡子带着我和陈展见王公子,到了约定的地点,我一眼就发现果然是王公子。我在花边新闻上经常看到他,今天哪怕是试车,身边也依然有嫩模陪伴。“王公子,终于见面了,感谢你的赏识。”陈展伸出手。“别介,你有没有实力让我赏识还不一定呢,一会儿你带着我跑一圈,广佛环线,过了再说。”王公子拍了拍自己的裤子,有些冷漠地说。陈展收回手,“没问题,不过先说好,你要不要吃点晕车药?”王公子不屑地笑了。开着王公子的法拉利PISTA沿着广佛环线跑了一圈下来后,副驾上腿脚发软,气都没喘匀的王公子当即决定要陈展来帮他跑赛。有了王公子的“加持”,陈展参赛的身份很快就确定了下来,得到了一个“”号的比赛序号。只是王公子依然很嫌弃骡子组装的那部野马跑车,让陈展按自己喜好去改装部合适的跑车,所有花费他来承担。有了资金支持,骡子很快弄来部崭新的法拉利FF。这车没有法拉利其他跑车那么低矮流线的造型,可却是法拉利有史以来推出的性能最强悍、功能最全的四座跑车,也是法拉利历史上第一款四轮驱动跑车。“钱还是紧张了点,全都按你说的改动力系统了,不然座椅全给你换真皮的,皮革的你们就凑合着用吧。”骡子显得有些遗憾。我悄悄问陈展这车总共花了多少钱,陈展伸出四个指头。我有些咋舌,这车市场价是万起,二手车起码也是万,陈田村果然名不虚传,居然几十万就搞定了。价格这么便宜,我有些不放心:“这车不会有问题吧?哪里弄来的?”骡子急了:“怎么可能有问题!这车是原装货,动力系统是原装的V12发动机,7速双离合器变速。至于来源,俗话说买货比三家,不问是行家,我骡子这点信誉还是讲的。”陈展对我点点头,会心一笑,我彻底服了!有了王公子的投资,陈展改装完动力系统,还更换了车辆轮胎,更新了车辆行车电脑以及导航系统,还给我们置办了两身“将相候”专业赛车服。车辆改装好,陈展拉着我在各种道路上勘路,险象环生,有好几次我差点被颠吐了。陈展一边换挡,一边解释:“没办法,我得快速适应这车,这次四面佛只给前三颁奖,露个脸就走。拿不到名次的被安排在其他地方,连他面都见不到,我不能浪费这次机会。”比赛前三天,王公子终于得到了比赛的地点,就在广州附近的东濠涌。东濠涌早年就是著名的地下赛车“圣地”,蜿蜒的沿街河道连着白云山,顺着山道可直达珠江边,所以到了夜里就是各种飙车族大显身手的地方。后来这里修建了一条贯通南北交通主要道路的高架路,沿河小路都树上了高架柱。曾经的飙车族又将路线改到了高架上。由于高架路的宽度不足以容纳双向车道,所以高架为双层设计,上层俗称“上涌”,是南往北双线单向行车,下层则是自北往南的“下涌”。东濠涌高架弯多路窄,特殊的高架设计反而激发了很多飙车族更大的兴趣,没有最快、只有更快。同样,许多飙车族在享受了刹那的快感后,也付出了惨痛的生命代价。因为车速过快,弯道翻车,甚至直接翻下高架的惨祸比比皆是。这次比赛的环线,是从东濠涌高架江湾桥路往北一路经越秀路、东风中路、环市东路,抵达麓湖路后直上白云山,再从白云山顶直冲而下,沿着赛道直接到珠江边上的终点。陈展拉着我顺着预设路线跑了几圈,他开着车全程一声不吭默记着各种路况、弯道以及重要的节点位置,我不停帮他在行车电脑上做着路线标记。“小心点,这里弯道险陡,车辆过弯很容易失速的。”我对陈展过山上几处弯道几乎没有减速滑着弧线就碰触弯道内侧心很慌。“差速器还要调下,我还可以再快点!”陈展眉头紧皱,喃喃自语。

在骡子协助下,陈展再次将车辆做了改装和调整,性能几乎又提高了数倍。

“过弯还是不行,还得练。”陈展带着我训练了几圈下来,不满地说。

“你这已经开的可以飞起来了,还要怎么样?”我被陈展的话吓得不轻。

几趟过弯下来,我每次都被车辆巨大的惯性紧紧挤贴在副驾一侧的车门上。训练结束,人一直有止不住的眩晕感,根本站不住,得蹲下缓很久才能恢复过来。

“对!我就要飞起来!”陈展乐了。

“你想干嘛?”我紧张地问。

“我得换个办法漂移过弯。”陈展盯着远处起伏不断的山路深吸了口气。

跑预设线的朱星

赛车里更快,更稳,更准的过弯就是漂移。这个在电影里看似非常潇洒的动作其实是很考验车手技术的,必须经常训练,绝不是三两日或者简单的打方向盘踩刹车就能完成。

一般所说的漂移是因为过去车辆的轮胎没那么强大的抓地力,车辆会因为过速产生甩尾,这时候的赛车要么出现翻滚,要么就是赛车手在漂移中继续控制车辆前行。现在大部分好点的跑车都有了可以抓住垂直墙面的轮胎,漂移更多成为了一项炫技。

这次比赛大部分都是紧凑的S型弯道的山路,如果车手能找到相对完美的路径,延后刹车以使汽车失去抓地力,那么他就可以比不能控制漂移的车手有更多的机会超车或者以最短时间过弯。

我们这部法拉利FF虽然是四驱车,不过大部分还是后轮驱动为主,很适合做漂移。普通漂移基本都是通过操纵踩离合器踏板和刹车来实现,利用这样的技术过一两个弯道没什么问题,可要是在连续S弯道的山路连续以漂移过弯不仅需要熟练的技术,更需要足够的胆量,稍有不慎就会车毁人亡。

再次驰骋在赛道上,我注意到陈展在过弯时居然不再像之前那样,通过踩离合器踏板和刹车来漂移,居然是玩了大油门式漂移。这种轰油门式漂移,也称为“自杀式漂移”。车手是通过加大油门通过弯道,在出弯过程中因车身重心转移而使车尾外甩。

这种技术不仅要求汽车有很大的马力,更要求车手对车辆性能以及周围环境无比熟悉,否则轻则车辆失速发生侧翻,重则车辆直接失速撞上山崖。

“收油!他妈减速啊!”我抓着头顶的扶手惊慌失措地喊。

陈展没搭理我,根本没有踩刹车,依旧继续给油,不慌不忙地回了数圈方向盘,贴着道沿的后车轮几乎悬空,崩出无数石头子后,车辆才轰鸣着又回到了山道。

陈展透过头盔的通话器瓮声瓮气地说:“角度大了点,是有点悬。”

我脸色苍白,咒骂了陈展无数句。

跑完预设路线的第二天,我私下和阿鬼见了一面。“看看这是谁。”阿鬼指着角落里坐着的一个女人说。一个盘着头发的的年轻女人蜷缩在桌子上,正无聊地玩着面前的杯子。是陈芸。在A市遇险后,我越琢磨越不对劲,自从认识陈芸后,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外发生,而她似乎总能帮我化险为夷,未免有些过于巧合。我随即联系了阿鬼,和他讲述了前因后果,请他帮我调查四面佛以及陈芸的背景和关系。没想到,他竟然直接将陈芸带来了。阿鬼解释说,由于四面佛没什么信息,所以他对陈芸格外留意,他查到陈芸订了近期出境的机票,准备坐飞机离开,于是带人将在上海谋划出境的陈芸扣留。“这女人挺棘手,要不是我带了人,还不一定降的住她。”阿鬼摸着脖子上的伤痕,有些埋怨地说。“行了,看不出来啊。”陈芸打断了阿鬼的话,“我真是小看你了,朱星。”“应该说,是你太高看自己了。”我指着自己的脑袋说,“我是军校毕业的,玩兵法,你不如我。”陈芸有些落寞,她声音带着颤抖说:“能给我支烟吗?”我点了一支,递给她。她伸手接过,狠狠地吸了一口,吐出一个个白色烟圈。陈芸告诉我,之前和我说的很多细节都是真实的,她旗下的汽贸公司以及改装厂确实都是四面佛的,但她不仅是四面佛的玩物,也是他的得力助手。四面佛近期一直韬光养晦,这次举办赛车活动是他到南方后第一次动用能量,之前所有针对我们的事情都是陈芸一手策划的。四面佛从事违法生意,担心账户被监控,将多年来各种赃款兑换成大批黄金,为了掩人耳目,又将这些黄金做成了汽车配件囤积起来,藏在了自己老家某处别墅。这个陈芸,一直想偷走这些黄金远走高飞,作为自己这些年不堪生活的补偿。不过,她担心自己承受不住四面佛的怒火,于是萌生了找替罪羊的想法。她开始布局,利用走私配件和讹诈这些事激怒陈展,让他误以为四面佛开始报复,等待我们进行反击,和四面佛对上后,她才有空间去实施自己盗窃黄金的计划。当陈芸得知四面佛要举办规模比以往更大的地下车赛时,她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一直喜欢赛车的四面佛告诉她,他将会驾驶新买的兰博基尼参赛,圆自己的赛车梦。赛前,陈芸接到为四面佛的兰博基尼改装氮气加速的任务。她暗暗动了心思:如果能在跑车上安装定位不被发现,就意味着可以知晓四面佛藏黄金的真正地方。可四面佛很狡猾,对每部进入自己车库的车辆都会事先安排人检查一遍GPS,以防不测。为了自己的计划不被泄露,陈芸需要个懂技术,又能全心全意配合她的人。我安装在“黑蝙蝠”中的GPS成功帮她搞清了四面佛藏匿黄金的地点。当她达成目的后,担心四面佛逼问我会泄密,就远程关闭掉全部GPS,故意留下一个信号将我引到A市设下的陷阱,企图杀我灭口。陈芸私下操作的这些事情,不得不令我叹服。时间很快到了比赛当日,我们在做最后的车况检查。因为不是时间赛,而是车辆竞赛,参赛车辆情况也不统一,只能看各自技术和车辆状态。即将到来的比赛让我有些紧张不安,陈展情绪也不太好,坐在驾驶座,凝望着远处。“希望一切顺利。”我检查完所有设备后说。夜里十一点,按照王公子的吩咐,我们将车开到了东濠涌附近的一处停车场汇合,所有车辆将接受主办方最后的检查。我这部法拉利FF车身和引擎盖都贴上了数字“”,并按各自号牌在车内统一安装了GPS定位器,这样可以使组织者以及主办方更加精准知晓比赛实况以及车辆位置。停车场内,逐渐汇集而来的各类名贵跑车在不停转圈热身,刺耳的引擎声以及喷射出的废气让现场乌烟瘴气,狂躁不安。凌晨一点整,所有参赛车辆在组织方检查完毕后被放行,按照标记陆续汇集到江湾桥高架入口附近,等待前方出发指令。“都准备好了?”陈展戴上头盔问我。我戴好头盔,向他做了个“OK”的手势。该做的都做了,就看最后的运气了。前方一名穿着比基尼的高挑美女手中的红色灯牌刚刚变成绿色,所有车辆“唰唰”瞬间如离弦之箭弹射出去,争夺并不宽敞的高架上层入口。我们车因为排位不占优势,紧随几部车后面,抢上直道后,前车加速几乎都跑没影了。“先胖不算胖,后胖压塌炕!”陈展透过头盔通话器叨叨着。紧接着,又是一部部车快速超过我们,急速向前驶去,领先了我们许多车位。法拉利FF虽然已经是很不错的赛车,可那些财大气粗的幕后金主有的是更贵,性能也更优良的跑车参赛,反正拼的不光是车手技术,还有白花花的钞票。我深吸一口气,这个情况我们事先已经预料到,直道赛车我们并无优势。关键是到了山道后,多重弯道比的就不只是速度,还有车手的丰富经验和扎实技术。等我们抵达山道,许多车辆的车速逐渐慢下来,这里的山路黑漆一团,只能靠赛车自身的车灯照亮前方路面。车灯影拖的越长,显示路面平稳,如果车灯影突然截断,表示前方很可能是急转弯道或者路面严重不平。此时,多日苦练的技术以及对路况的熟悉优势被陈展发挥了出来,有些弯道不等我提示,他已经提前换挡抢到最佳的过弯点,一个完美的漂移就将车快速甩过弯道,迅速超过了许多车辆。“L2,收!R5,全油!”我看着事先做好的导航路书不停交换喊道。Left或Right表示左弯或右弯,数字1-6代表弯道缓急,1最急,6最缓,这都是我事先和陈展学的。而根据比赛前统一给的GPS数据平台,我们也可以在行车电脑屏幕上像看电脑游戏一样,看见标注数字的车辆定位,也就知道自己以及前后车辆位置。我看见前方还有部车,这部车从开始就远超其他车辆,速度惊人。“小心!前方回字弯!”我注意到前方是个近乎度的U形弯道,这也是整条山道最陡峭也最考验技术的位置。此刻,在我们车灯照射下,我发现前车居然是我之前见过的那部黑色兰博基尼——“蝙蝠”,难怪可以领先这么多。如果陈芸没撒谎的话,兰博基尼上的驾驶员就是四面佛。在我们车灯照射下,这只贴着“”号码的“黑蝙蝠”试图过弯,它已经减速进入弯道,然后准备切入弯道最边缘位置。“机会来了!”陈展突然加速切入弯道,抢先挤入弯道,刹车后在车速降下接近弯道弯心瞬间,迅速猛打方向盘急速转向,正好将正减速过弯的“黑蝙蝠”顶在后面。“全油!”我急忙喊,我看到出弯后是相对笔直的道路。“来了!”陈展嘀咕一句后,立即换挡全油加速直行,一气呵成,将后面的“黑蝙蝠”彻底甩出了好几个身位。“我们跑第一了!”我看着屏幕欢呼道。“别急,还没结束。”陈展看了看后视镜,那部“黑蝙蝠”并不甘心,几次加速并行过来。两车几乎是并行到了山顶位置,然后还是我们车略微领先一些转到下山坡道。下山路远比上山路更加危险,快速行驶的车辆惯性极大,路面狭窄,稍有不慎就容易翻车坠崖。“收油!收!”我看见陈展几乎不踩刹车一路狂飙,吓得紧紧抓住头顶扶手不停叫喊,紧张得嗓子都喊破声了。虽然之前已经跑过几次,但是这次陈展似乎更加不要命。而令我更没想到是后面那部“黑蝙蝠”似乎也发了狂,该减速时丝毫没有减速,一路紧追不放。急速转弯时,这车几次碰擦岩壁,擦出阵阵火花。“这家伙不要命了!”我看着后视镜惊呼道。“集中精神!”陈展招呼我回过神。我醒过神来,赶紧帮陈展指引前方的路线。因为此时是下坡道,车辆惯性较大,陈展不得不稍微减速。看看显示屏,穿过这处盘山道,距离终点不到三公里,我们几乎可以说胜券在握。“前面直道,全油!”我大声喊。谁也没想到,一直在身后的那部“黑蝙蝠”突然屁股后面喷出两股火龙,瞬间加速提升数倍,从山上直扑而下。“我操!氮气加速!这家伙还真他妈不要脸!”陈展反应过来,怒骂了一句。我也愣住了,这就是我见过的那部改装的“黑蝙蝠”。黑蝙蝠稍微晃了下车头,硬是从坡道外侧斜插进来逼近我们车辆。陈展为了安全,只好将车紧贴着内侧崖壁驾驶,气得直骂娘。有了氮气加速,这部黑蝙蝠如虎添翼,瞬间就超过我们车,犹如一股黑旋风急速奔驰向前。不料,意外情况发生了,黑蝙蝠狂奔了一会,车头开始左右晃动,引擎部分冒出浓浓白烟。“坏了,爆缸了!”陈展瞧出了问题。“咋回事?”我有些没看明白。“这车是全铝发动机,好东西,可就是不如铸铁发动机耐操。估计氮气加速发动机没抗住,造成金属疲劳了。”“不好!前面弯道,这家伙怎么不减速!?”陈展惊呼。我看看路书,察觉不对劲,前面还有个弯道,旁边就是个陡坡。按道理这车应该立即左打方向,然后迅速切进内侧弯道再直行,可这部车居然摇晃着车头毫不减速笔直冲下去。“糟了!这下完了!”我大喊起来。没等我喊完,黑蝙蝠拖着火焰在我们眼前消失。等我们转过前方弯道,我扭头朝“黑蝙蝠”消失的地方看去,一部带着火光的车辆正翻滚坠入山崖。最终,我们顺着滨江路,按照规划路线抵达了人声鼎沸的终点。“我们赢了。”我靠在副驾喃喃自语,因为太紧张,穿在赛车服里的贴身衣裤几乎全部汗湿。车辆冲线后,很快有引导小姐将我们和随后赶到的另外两部车引导到了路边停下,招呼陈展和我去了临时的休息点。“可惜了。”陈展摘下头盔自言自语道,脸上并没赢得比赛后的喜悦。“啥可惜了?”我也摘下头盔,满头大汗地问。“我不想再看到因为赛车死人。”陈展嘀咕着。“如果车上的人是四面佛呢?”我问。“什么意思?”陈展转身问我。我想起东莞仔发给我的那段视频,默默掏出手机将视频打开递给陈展。陈展比我显然专业多,他仔细查看了几遍后立即发现问题:“不对啊,他们这样弄,控制阀就被锁死了,不出事才怪!”见我一脸茫然,陈展和我大致介绍氮气加速的形式一般有两种,干式和湿式。“干式”就是发动机的节气门后面的进气总管上钻个眼儿,导入一根带控制阀门的一氧化二氮钢丝管,由驾驶员自己操控。“湿式”氮气加速器则有一套单独的编程算法,针对的是高级跑车,通过外挂电脑也会强制给车载系统输入并执行事先改写好的气门、喷油以及涡轮增压压力等命令。照理说,这么好的车,应该采用“湿式”电脑程控的办法。可视频中,改装的人用的却是简单粗暴的“干式”法。管线上的控制阀门串联到了刹车系统中,这样做的后果极其易导致车辆制动失灵,高速下车毁人亡。我脑海中闪过老焦的脸庞,心中一股复杂的情绪油然而生。对这个老师傅,不知该如何评价。那部兰博基尼车部分配件是黄金制成,改装氮气加速的同时,陈芸安排老焦动了手脚,一旦启动氮气加速就会导致车辆制动彻底失灵,完全失控。虽然四面佛在比赛前也很小心检查过车辆,可不打开氮气加速,根本发现不了问题;打开氮气加速,那就等于白改装了。而以超过码高速飞驰的后果就是,无论撞到哪里,还是掉下山崖,车和人都是灰飞烟灭。让陈芸恐惧至今的四面佛,死于自己的赛车梦,不知道算不算罪有应得。忽然间,四周开始沸腾起来,一些工作人员紧张地打着电话,相互通报着什么。等了一会,原本漆黑的路面开始射出一道道车灯,撕心裂肺的警笛声也随即响起,蜂拥而至的警察将现场围了水泄不通。“都别动!站住!”全副武装的警察们大声呵斥着,将我和陈展随众人一起推上了警车。逮捕四面佛党羽两天后,匆匆赶来的钱律师将我接出来,连珠炮式地冲我说:“你们可真行,居然卧底非法地下车赛。要不是你事先打过报警电话,这次就出不来了。”“陈展呢?”我舒缓着自己的筋骨问。“陈总还得多呆几天,他属于参与者,说是要配合调查。”参赛的车辆虽然看见警察后立即做鸟兽散,但警方凭借我提供的GPS数据平台,让这些黑赛车手一个不落的落入法网,幕后的几名嫌疑人也都到案。当天,我在钱律师的安排下返回了杭州。数日后,返回杭州的钱律师约我见面,说是有好消息告诉我。“陈总这次立大功了!”钱律师一见我就高兴地说。骡子曾告诉陈展,四面佛手上有批准备出境的国产轿车运到了A市码头。这家公司在陈田村偷偷寻找过能制造这批国产轿车汽配件的模具。陈展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就向警方汇报了这条线索。警方随后果然在A市海关码头查封了一批即将出境的国产轿车,可核查下来,该批车辆的报关文件以及车辆本身都没查出什么问题,而这批车即将登船离境。“你猜警察发现了什么?”钱律师故意冲我买了个关子。“我哪知道?”我急了。“黄金!”钱律师一脸不可思议。检查人员不甘心,想起陈展说的汽配模具一事,索性将其中一部车大卸八块进行彻底检查。一拆卸,发现部分车配件重的出奇,而且上面的油漆有的还没干透。等他们将油漆去除后,配件露出金灿灿的光泽。检查人员大喜,陆续检查其他车辆,又发现了许多价值不菲的黄金配件。“手段的确很高明啊,这些车辆居然还都能正常行驶。”钱律师感慨道。“这么多黄金得好几千万吧?”我心里粗粗算了下。“可能还不止,包括这次赛车以及之前非法所得,说是都给换成了黄金。对了。听说此案和之前的案子并案调查了,陈总应该很快就没事了。”钱律师兴奋地说。我知道四面佛的黄金在陈芸手上,一定是陈芸知晓黄金下落后,在境外注册了家公司,这种皮包公司在四面佛的集团里多如牛毛,很不起眼。她在国内订购了批廉价车,将四面佛的黄金配件改装在这批车内,自己先出境,然后再在境外等这批“黄金车”到来。所幸阿鬼接到线索提前扣住了陈芸,使得她没能出境,落入法网。而四面佛的死,使他经营数年的犯罪团伙彻底土崩瓦解,全部落网。事后,陈芸因为涉嫌故意杀人罪以及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其他数罪被提起公诉,后被批捕入狱。因其有检举立功重大表现,后被判刑十年,目前仍在监狱服刑。在钱律师的不懈努力,以及办案机关的最终核查下,认定陈展偷逃走私汽车配件一案不成立,属于被构陷,予以销案,无罪释放。陈展回来后,我们本想给他摆几桌庆祝酒宴,被他拒绝了。“我想回去好好陪陪我妈和燕子她们。”陈展说。“去吧,老板,家里有我。”我把从钱律师处取回的一堆文件还给他。“给你当老板的机会都不要。”陈展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么多事情,我一个人玩不转。”我也笑了。

事情结束之后,我和陈展继续合伙开着汽修业务,因为业务精湛,口碑不错,在多地又开设了多家分公司,生意红火。陈展还报名参加了CTCC中国房车锦标赛,成为一名半职业赛车手。

我的徒弟兰小龙升为总店的店长,并在杭州买房与母亲同住。孙胖子则因经营不善,将萧山店关闭后回到北方老家,开了家夜店,多次招呼我和陈展去捧场,但对之前欠款依旧只字不提。

钱律师升为律所合伙人,并在陈展介绍下,成为多家汽修机构的法务顾问。刘警官也如愿以偿,正式调入分局刑警队,成为一名刑警。因工作需要,依旧与我和陈展保持联系。

*文中配图均为原创,版权所有。编辑

橙汁插画

阿柴

—END—

作者

朱星

朱星zhuxing

毕业于南方某军校电子信息工程专业,曾在通讯公司做测试工程师,现为车辆GPS拆解师,专为客户拆解和清除各种隐藏GPS定位器。

典型的工科男,专业技能满点,动手能力满分;大神级的拆解师,战绩辉煌,从业期间拆车不下辆,清除的GPS超过个。

在苍衣社开有专栏,记录了他在杭州一家修车铺拆解和清除GPS定位器的经历,旨在让大家了解“GPS拆解师”这个特殊的职业,并用故事的形式展现人心的多变和复杂,以达到提醒和警惕的作用。

真是脸叔

一块也是爱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